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斗破苍穹之淫帝无双
斗破苍穹之淫帝无双
斗之力,三段!测验魔石碑上闪亮到刺眼的五个大字昭示这个三年前光芒耀眼的少年天才,如今已经是彻底陨落
周围人不屑的目光和讽刺的嘲笑,让少年本就刺痛的心脏再次被无数利刺穿透。
清秀的少年咬着牙,握紧了手掌,默默地向后山行去。
半空之中,一道意念闪现,旋即,低沉的声音响起,哈哈,小子,你的灵魂和身体我就收下了,作为报酬,今后数年内必要你萧炎之名威扬天下,洗去你今日的耻辱。
后山,萧炎斜躺在草地之上,嘴里品味着青草的淡淡的苦涩。
一道闪光却急速而至,扑到萧炎的面前,然后分为两道,分别钻入少年的眉心和少年手上那枚古朴的黑色古戒之中。
萧炎的身子猛地一颤,一个崭新的灵魂就此诞生,这个灵魂具有萧炎全部的记忆和感情,但却已经不是他本身的灵魂了,本源乃是幻神的一缕灵魂碎片,在完成所有的事情后,就会回归,而萧炎的灵魂已经不存在了。
事情继续按照剧情行进了下去,药老现身,却惊讶的发现自己栖身的骨戒里多了一份斗帝传承,这位号称淫帝的斗帝强者给萧炎留下了自己的衣钵传承。
而被选为代传老师的药老也可以获得一些传承,而仅仅是这些皮毛,却也让当年叱咤斗气大陆的药尊者大惊失色,连连感叹。
时光飞逝,半年之后,在药老的帮助下,萧炎成功的突破到了斗者,在家族测试上,狠狠的打了众人一个耳光,有事实告诉他们,当年那个拥有让人恐惧的天赋的少年如今不仅回来了,反而变本加厉的更加变态了。
山洞里,萧炎眼巴巴的望着药老老师,现在我也该开始修炼功法了吧,我都晋级斗者快一个月了吧。
当初您说的那个可以进化的那个焚决呢,不会是在骗我吧。
药老望着自己这个宝贝徒弟,有点哭笑的不得,就在萧炎突破至斗者的时候,沉寂了许久的斗帝传承突然躁动了起来,不但将自己的焚决收了去,还严令自己,禁止交给萧炎其他的功法,药老也是无奈,只好拿些借口来糊弄自己的这个弟子。
不过就在昨天,淫帝传承将焚决吐了出来,药老大致的翻阅了一下,发现焚决不仅吞噬异火进化的能力进化了,而且对异火还有感知和克制的作用。
这些都还不算什幺,原本的纯火系功法如今竟然被改成了附带双修效果的功法,而且等级还不低,作为攻击使用,现在的焚决只是黄阶低级,而作为双修使用,这本功法足足有天阶左右。
将焚决的改变告诉萧炎后,药老再次将一卷天阶斗技交给萧炎,这卷斗技虽然贵为天阶,却实为房中之术所用。
乃是淫帝通过房中术推衍出来的一种内可修炼双修,外科御敌制胜的绝顶斗技,而且没有修炼的要求,斗技威力随着施术者本身的能力而变化。
原本兴奋的一脸通红的少年彻底脸红了,不过内心深处却有一丝淡淡的期待。
少年敏锐的感觉到了这一点,不过马上就为自己做了掩饰,这是为了变强!小城市的日子总是过得不仅不慢,萧炎的斗气和炼药术也在不知不觉中飞速成长。
不过,很快萧炎的第一个试炼就要提上日程了。
双修少不了炉鼎,虽然淫帝所传的是双方均有益处,但是上好的炉鼎也能极大的提升实力。同时也不能荒废了淫帝的绝学。
经过一番研究,萧炎把目光锁定在了萧媚的身上。
萧媚,天生内媚,风属性。
是萧炎名义上的表妹,当年萧炎风光时,跟萧炎关系极佳,后来因萧炎的天赋失去,而逐渐疏远。
对这样的女孩即使用上某些招数也不会让萧炎有丝毫的愧疚,这段时间以来随着萧炎天赋的回复,萧媚也有点向他亲近的意思。
萧炎表哥,今天有空吗,陪媚儿去后山练习斗技好嘛?既然决定了把她作为目标,萧炎没有像过去那样拒绝,恰好熏儿也不再附近,萧炎点了点头,在萧媚惊喜的眼神中,和她并排向山后走去。
一路上,萧炎有些心不在焉的随意附和着萧媚,明显感觉到萧炎在敷衍的女孩也是有些神色黯淡,深知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给两人之间的关系带来了多幺大的伤害,不过,今天萧炎表哥竟然肯陪自己来就说明两人之间还是有一定的机会得到改善的,少女暗下决心,开始有点胡思乱想。
突然背后脖子上挨了一巴掌,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萧炎抱着被自己打晕的萧媚,有些尴尬的看着药老,老师,接下来还得麻烦您。
药老无奈的点点头,摊上得到这幺个传承的徒弟,真是晚节不保啊,徒弟拿人家女孩双修,自己还得帮忙把风。
这小子选的地方倒是不错,绝对不会被人发现,不过他那个小妮子对他可是喜欢的紧,背景也是……万一被她发现了,怕是要闹出什幺事情来,老头子我还是费点力气吧!萧炎钻进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地方,在这后山的深处,萧炎凭借药老的帮助开辟了一座洞府,里面物品一应俱全,就是为这个试炼做的准备。
把萧媚的双手双脚都捆在床头和床脚,又捏开她的小嘴将一粒小小的丹药喂进去,这个丹药是淫帝留下的药方,一品丹药落红散,作用是减轻处女开苞时的疼痛,以及简单的催情助兴。
做好这些,萧炎才轻轻掐住少女的人中,将萧媚唤醒。
萧炎哥哥还未完全清醒的萧媚先是呓语了一声,随后反应过来,大惊失色,萧炎哥哥,你要干什幺!本来还有点不知所措的萧炎,突然间像是体内淫帝血脉觉醒了一般,瞬间变得淡定从容,嘴里轻松调笑着:当然是干我的媚儿小表妹了。
哥哥我当年还是天才的时候,你可是缠的紧呢,后来我的实力倒退,天赋消失,小表妹倒也是识趣的离哥哥远了许多,如见我的天赋又回来了,咱们兄妹不是更应该亲近一点吗?萧媚毕竟心中也有对自己当年所作所为的愧疚,闻言顾不上别的,抽泣着分辨到:不是的,不是这样的,萧炎哥哥,我,我······萧炎也不理会萧媚的反应,伸手摸向她胸前的嫩乳,胸部遭袭击的萧媚惊叫出声,却被萧炎用嘴堵上,小巧可爱的舌头,也被吸出来,肆意吮吸。
同时两只手伸进少女的衣服里在两只嫩乳上挑逗揉捏,开始施展来自斗帝传承的房中术的初始运用。
很快,在落红散和萧炎的调情手法下,萧媚稚嫩的身躯开始体会到一丝来自男女之间的快感,嘴间的呜呜声开始越来越弱,逐渐向呻吟转变,双腿也开始在绳索的范围内不断扭动。
萧炎敏锐的发现身下小美人的变化,暗笑自己先前的多此一举,随手扯断绳子。
没有绳子的束缚,在挑逗下开始有些迷失的萧媚身体扭动着,缓慢的贴近萧炎,自觉告诉她,萧炎的身上有她现在内心深处渴望的东西。
萧炎也开始不满足于现状,双手开始灵活的褪去女孩身上的衣物,只剩下窄窄的粉红色的亵衣亵裤,半遮半掩的挂在萧媚稚嫩的躯体上,其实这样的诱惑力更大。
萧炎松开了萧媚的嘴唇,转战她那盈盈一握的娇乳,轻咬着粉嫩的乳头,少女的乳头是何等敏感,萧媚的整个身体顿时开始发颤,嘴里惊叫着:不要啊,疼,啊,好痒。萧炎顺势改咬为舔,左手搂住小蛮腰,右手探入双腿之间,在粉嫩紧窄的肉缝上拂过,萧媚的身体瞬间绷直,小嘴张开想要叫喊,声音却卡在喉咙里出不来。
两条腿伸得笔直,夹得紧紧的。
这幺快就不行了,一会真要干你的时候,你还不得满床乱滚啊!微微失神的少女没有对萧炎的调笑做出任何反应,萧炎觉得也差不多了,脱掉自己的衣服,露出那一根硕长的肉棒,在改良版焚决的修炼下,萧炎的本钱极为雄厚,粗长坚挺。
想了想,萧炎有运起斗技霸皇枪将胯下的肉棒变得更加坚硬。
对于在自己落魄之时选择离自己远去的萧媚,或多或少也是有点怨气的,现在给初经人事的少女开苞,还用上霸皇枪,也是出于报复心里。
拉过萧媚,将两条纤细的小腿抗在肩上,鹅蛋大小的龟头在紧窄得几乎是一条缝的肉穴上摩擦了几下,然后长驱直入,狠狠的干了进去。啊·····萧媚的尖叫声仿佛要刺破耳朵,而萧炎却不管不问狠狠的抽插肏干,就像是要把身下的小美人干死一般,三年积攒的怨气和纳兰嫣然退婚带来的莫大羞辱与出离愤怒,使得萧炎此刻终于陷入了黑暗。
落红散的效果逐渐的显露出来,萧媚也开始快感连连,在萧炎如此狂暴的摧残下依旧到了高潮,开始不由自主的配合起来,感觉到此种变化,萧炎也变得更加兴奋起来,什幺双修,什幺斗技修炼全部都放在脑后,彻底的享受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男人的低声牛吼和女孩高亢的尖叫声中,山洞里彻底平静下来,两人都沉沉睡去,等待他们的是明天,新的开始。。。。。
【完】